之南

周叶 大记者与小警察 中二

有私设,伞哥友情以上恋人未满
 继续撒泼打滚求评论,小心心(≧∇≦)/ 
颓废南需要动力(>﹏<)

5.
最后,还是叶修一招落花掌把周泽楷拍回了现实,小警察愣了一会,慢悠悠拿出手机,三言两语说了事情经过,没过多久,叶修听见了警笛声。
 
“受伤?”周泽楷用目光把叶修从头到脚扫了一遍。
 
“我没事,倒是你,挺神勇啊。来给哥看看哪儿伤了没。”在警校里擒拿课第一名的周警官对身上这点小伤根本不在意,朝叶修摇了摇头。“逞什么能啊,伤了就要上药,当你自己刀枪不入啊。”叶修站在周泽楷面前,用手帕轻轻擦去他嘴角的血,把他的衣袖向上拉,果不其然,手臂上一道紫青的於痕。叶修的心揪了起来,把人带回车上,从车里找出一个小药箱,拿出跌打油倒在手心里。
 
“有点疼,忍忍啊。”素白的手覆上青紫的伤痕,认真地把药油搓开。周泽楷全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,热意从叶修的指尖流向全身。
 
“放松放松。”叶修的呼吸打在赤裸的皮肤上,又激起一阵暖意。手下的皮肤微微发红,周泽楷的脸颊也开始发烫,他放任自己的目光在叶修身上流转,突然,一点醒目的红抓住了他的眼球。叶修的手肘磨破了皮,伤口上沾着细碎的沙子,在白皙的皮肤间尤为刺眼。他忽地抓住叶修的手,挪到眼前,黑溜溜的眼睛盯着叶修,“疼么?”“疼啥啊,大老爷们还怕擦破点皮?”“会感染的。”叶修想挣开,但架不住周泽楷死死抓着,只好任着对方从药箱里翻出双氧水和棉花。沾满双氧水的棉花擦洗着伤口,点点白沫冒出来,“嘶......嘶,疼疼疼疼,轻点轻点。”叶修叫出了声。周泽楷无语,这人之前还说不怕疼,他轻飘飘的看了叶修一眼,手里动作更轻柔了。
 
“怎么,不准老爷们怕疼啊,小朋友下手没轻没重的。”叶修看起来是个糙汉子,奈何他皮肤细嫩,从小就怕疼。他撑着脑袋看着小警察的侧脸,心里默默感叹,这小孩长的是真好看。
 
等两人的伤都处理完了的时候,周泽楷的队员们也到了。“他们,口供。养猪场,查。”贴心的江副队立即把任务安排了下去,“要不要通知环保部门的人?”
 
“我已经告诉了黄少天,调查组的人马上到,这家养猪场的证件都是伪造的,审核没过,上头应该有人。”
 
“这位是?”江波涛在心里想着,莫不是市局又下来了专员?没接到通知啊。
 
“我就是个小记者,跟着小周来的,我还得回去写稿子,不耽误你们事了啊。”
 
“等,电话。”周泽楷拦住了叶修,“号码,协助......调查。”
 
“哦哦,可我没手机,那台是报社的,加QQ吧,148......”叶修飞快的报出一串数字,也不怕周泽楷记漏,然后挥挥手,不带一片云彩地离开了。
 
第二天,兴欣社会报便登出了名为“黑心养猪场,污水何处来”的专题报道,洋洋洒洒五千字,从地方村长到执法机关,全面而详尽的报道,还附有真图。据说陶轩气得摔坏了一个古董花瓶,至于三天后陶氏养猪场被勒令整改,陶轩接受调查就都是后话了。
    
这时的周队长,正抱着企鹅玩偶,窝在宿舍的小床上暗搓搓地看叶修的一切资料
 
6.
叶修是个调查记者,在新闻界叱咤风云,以文笔真实深刻著名,拥有众多粉丝。网上能找出来的都是叶修曾经写过的报道。

周泽楷一个字一个字认真地读着,就像是在翻看叶修前十几年的人生。看着他的文笔从稚嫩冲动到成熟深厚,看着他报道的东西变得越来越危险,越来越敏感,却也是越来越有深度。
兴欣报社几乎所有的文章都要经叶修之手,修修改改,直到满意了才能往上发。

兴欣报社属于自媒体,有自己的网站公众号,运营方面有伍晨和老板娘看着,叶修只负责调查和撰稿,还得连带着培养培养新人,可以说是“活得像狗一样了”。不过叶修对新闻的热爱一直有增无减,写出的稿子也是必属精品。

周泽楷利落地保存了兴欣的网址顺带着关注了人家的公众号,心里生出点儿偷鸡摸狗的感觉,好像是偷窥了叶修的生活一样。忽然想起叶修说的要加QQ,小警察飞快打开了QQ,灵活的手指输入一串数字,和叶修说的不差分毫,然后加了好友。叶修的头像是一片弯弯的叶子,名叫君莫笑。周泽楷红着脸把叶修移到了特别关心里,接着给人发了句“你好,我是周泽楷。”

城市这边的叶修,一根一根地抽着烟,回想着今天小警察的一颦一笑。他从小就知道自己是个同。以前他有个搭档摄影师叫苏沐秋,俩人一块到处走街串巷找新闻,领那么些可怜的稿费。住同一个屋檐下,叶修对这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很难不动心,可惜没等他表个白,苏沐秋就突然出了车祸,没过多久叶修就成了职业记者,拼命写稿子养苏沐橙,还得接济以前那些一块跑新闻的朋友们,日子过的难,也就没想着谈恋爱。

可是,今天的小警察,着实让他心动。叶修想着周泽楷,心中的感情被一点点捋顺,疯狂地说着喜欢他。QQ的提示音响了,男人看了眼手机,一抹笑意悄然浮现。

“小周警官好啊,这么晚有事么,别是想哥了吧。”

周泽楷的脸顿时红的像苹果,心里万分庆幸和叶修之间隔了条网线。“没,看了报道,很厉害。”

“怎么,秒变哥的小粉丝啊。哥就知道哥的魅力大,你是不是还脸红着呢?”

“没......没有,那个,陶老板,判一年,罚两万。”周泽楷的苹果已经熟透了,试图转移话题。

“哦,行,我知道了。明天一起吃顿饭吧,算我报答你今天仗义出手。”

“好,晚安,叶修。”

“晚安。”我的小警察。

第二天一大早周泽楷就从被窝里爬出来,在镜子前拾掇了好一会,把每一根头发丝都弄得服服贴贴的,又从衣柜里挑了半天的衣服,刚走出家门就接到了叶修的电话。“小周啊,我这有个临时情况,饭是吃不了了,你能不能再陪我走一趟。”

周泽楷失落了一秒后又重新振作,想着下次再和叶修约饭,“好的,前辈,我马上到。”自从知道了叶修的光荣事迹后,周泽楷就把叶修的身份往尊敬的前辈上靠,说起来俩人的工作也的确有点交集。

不过,周泽楷不知道的是,这顿饭,叶修欠了很久。

评论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