之南

今天在看语然然推荐的文。里面有一段描写“……摸出一只移动硬盘,随手拍在桌子上”,读到这里我真的心头一震。


今天看了《美丽人生》,很感人。

我们什么都没有,我们只有爱。


这个寒假看了几部电影

《忌日快乐》,超喜欢女主的人设,智商在线,性感勇猛,又甜又可爱,虽然标榜恐怖片但是充满了暖暖的小可爱。

《死寂》说实话觉得一般,逻辑混乱还没有结局,那警察死的不明不白的,为了恐怖而恐怖总显得不够厚重。

《禁闭岛》看到中间回去洗了个澡,再回来看震惊感就少了,构思和《无双》有点像,小李子演技杠杠的,那种压迫感营造的很棒,而且很多细节都暗示了结局。

《流浪地球》我觉得特效是OK的,虽说人物之间的情节挺老套,但是科幻背景好啊,毕竟是刘神的书。总感觉空间站里那段无比吊诡,其他宇航员后期一个都没出现。莫斯说那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:想要人类理智真的太难了。

《死侍2》这个真的很难讲。我觉得前期节奏太拖,莫名其妙的讲故事情节太突兀,不知道是不是删减的原因


昨天看了《无名之辈》,很现实又很温暖。整体节奏很棒,泪点和笑点交织。尤其是最后那个对峙,小高潮,加的出乎意料又很精彩。超喜欢眼镜给嘉旗写的那句话!


今天看了《摩天营救》,很正统的动作片,情节其实挺老了,不过巨石的动作戏很抓人,最后他老婆重启pad总让我有种前面的hacker好菜的赶脚( ˘•ω•˘ )


【周叶】救命 下

说更就更,即使很短小
玩命补作业中……
求安慰(´;︵;`)求亲亲,求评论小心心!!!!

周泽楷:……,短暂的寂静后,周泽楷默默点了点头,然后认命地厨房走去。

这么多年在外飘荡,周泽楷的厨艺早就锻炼出来了,两碗鱼粥,撒上葱花和花生米,刚端上桌就让叶修张大了嘴。

“可以啊,小周。你这双手可得保护好了,这简直是全人类的福利啊!”之前的奔波早就让叶修饿得前胸贴后背了,不过是担心沐橙的病情才没顾得上吃饭。现在沐橙的事稳定了,叶修脑子里的弦也松了,自然就饿起来了。

“那我就不客气啦*^_^*。小周你也快吃啊。”叶修笑秘眯地拿起勺子,舀了一大勺粥就往嘴里送。刚出锅的粥还烫的很,叶修的勺子刚碰到嘴唇就哇的大叫了起来,“呼,呼……,好烫好烫好烫!!”一截粉红的舌尖从皓齿间伸出来,叶修缩着腮帮子,拼命地呼着气。

周泽楷盯着那截舌尖出了神,莫名地很想凑上去,含住它,细细地品尝。他看着叶修,忽然觉得这个一米七几的大男人特别可爱,就像个几岁的孩子。

“小周,水,水。”叶修大着舌头说。

周泽楷赶忙倒了一大杯清水给叶修。山上的水都是山泉水,清冽得很,叶修咕咚咕咚地灌下去一大杯,水顺着修长的脖颈滑下,隐进衣衫里。周泽楷再一次萌生了想要亲吻眼前这个人的冲动,惊讶于这从未经历过的强烈情感。突然,一阵钝痛刺向大脑,周泽楷颤抖着手指,撑着脑袋,嘴里不自觉哼哼着。

叶修伸出右手,轻轻地搭在周泽楷肩上,晃了晃“小周,你没事吧?”

周泽楷望着自己肩上的白净的手,猛地抓住,攥紧。叶修的手比他的小,软软的,指尖有一点茧。周泽楷贪恋着这一点柔软,感觉头部的疼痛也在渐渐消退。

“疼,小周。”周泽楷抓得太紧,叶修的手都红了。

“对……对不起。”周泽楷再一次惊讶于这头疼消退的迅速。好像叶修是一瓶巨大的特效药。

“你这是老毛病了吧。唉,我跟你说啊,这后山上种了不少沐橙捣鼓的药草。哪天你去看看有什么用得上的。”

“那,以后可以常来吗?”

“行啊,只要你不嫌我们这破破烂烂的,住这都行。正好还有人做饭。”叶修随口说了一句。

“那……客房是哪间?”

【周叶】救命 中


下一弹,下星期
继续求评论小心心

“神医这不行啊,这路一个人走都费劲,别说再背一个人了。您赶紧先去啊。”

“上来。”

周泽楷十分坚定。男子无可奈何地伸出手环着周泽楷脖子,整个人贴上了他的后背。周泽楷慢慢站了起来,一缕沁香钻进鼻间。男子的手在他面前晃,修长白皙,骨节分明,右手食指指尖上还缠了圈薄薄的白纱,手侧沾了层灰。男子哼着小曲,悠悠的热气打在周泽楷脖子上,红了一片。

奇怪的是,周泽楷并不反感这样的接触,反而感觉神清气爽,困扰多年的头疼似乎也减轻了。

“唉,神医啊,你叫什么名字?我叫叶修。”

“周泽楷。”

“小周啊,你以前是不是练过啊,我看你走的很稳呐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唉唉唉,往右边走。就前面那个大别墅,那就是我家。”

大别墅?不过是三间并列的木屋罢了。真·住大别墅·楷并不打算评价。到了门前,叶修从周泽楷身上一跃而下,拉着周泽楷的手进了中间的木屋。

竹帘里,一个少女躺在床上,皱着眉头,嘴里小声嘟囔着。“小周神医啊,这是我妹妹沐橙,你赶紧给看看。”

周泽楷搭了块帕子那在沐橙的手腕上,开始把脉。

“病人,今天吃过什么?”

“就我给她做了点粥。”

“还有吗?”

“有,就在那。”叶修端着剩了大半碗的粥走过来。

周泽楷用勺子搅了搅,说是粥,很像是水里泡了点米。周泽楷皱起眉头“里面是不是放了苦木薯?”

“什么?那不是番薯吗?”叶修瞪大了眼睛,嘴唇微张,模样倒有几分可爱。

周泽楷轻飘飘地瞥了叶修一眼。从药箱里拿出白色的粉末,倒进盛满温水的杯里,喂苏沐橙喝了下去。没过多久,少女的脸色便好了些。

“三副药,三天喝,然后痊愈。注意休息。还有,苦木薯最好不要食用……”周泽楷尽职尽责地给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叶修普及生活常识。

“太感谢了,神医。”叶修握住了周泽楷的手,又是一阵悸动,叶修的触碰像是最好的良药,周泽楷全身都温暖起来。“我这没什么银子,就这几把药草,听村里的人说价钱还行。您收着吧。”

叶修把一筐子的各种药草塞给周泽楷,周泽楷数了数,一共有十多种,都是极其名贵的药材。甚至还有他寻找多时的八角莲。

“这些,怎么来的?”

“这些花啊,草啊都是沐橙种在后山的。天天逼着我喝这喝那。”

周泽楷对这对兄妹着实好奇,先不说姓氏的不同,就是他们住的地方,种的药草都令人感到奇怪。而且,每次接触叶修,周泽楷总觉得身上舒畅了不少。

“这,天儿也不早了。小周你……会做饭不?”

【周叶】救命! 上

萌新文笔,求评论求小心心₍₍ (̨̡ ‾᷄ᗣ‾᷅ )̧̢ ₎₎
太太,光明总会到来。@萧从简

周泽楷,荣耀大陆上最有名的神医。

江湖人传,没有什么疑难杂症是周神医治不了的。上到八十岁的老妪,下到牙牙学语的孩童,小到头痛腹泻,大到剖腹开颅,没有什么是周泽楷做不成的。周神医行走江湖数十载,看病也从来是一人十文钱。给的起的多给些,给不起的少给些,倒也是赚来个义医的称号。

不过,周神医也有点小脾气。他从不以真面目示人,永远都是戴着面纱,只露出一双清冷深邃的眸子。

“饮食?”周神医修长的手指搭在男人的脘间,轻轻地问。

“最近啊,吃辣比较多,涮火锅啊,烤肉串啊这些的。”男人挠了挠脑袋。

周泽楷蹙了蹙眉,收回了手,刷刷地在药签上写了几味中药,然后朝江波涛点了点头。

尽职尽责的江助手急忙走上前,例行叮嘱了几句,便准备收银子。男人面色犹豫,眼神躲躲闪闪,凑到周泽楷身边,口中呼出的热气就要碰到周泽楷的耳朵。周泽楷不动声色地后退了一步,他不喜欢这样近的距离。

“神医啊,那个……小人还有一事相求。我这个……这个吧。”

“但说无妨。”

“我和我老婆成婚两三年了,这个,娃娃还一个都没有。我是家里独苗,不能绝后啊。神医您看看这……”

周泽楷点了点头,黑纱下的脸漫上了一点红。周神医虽说包治百病,可对夫妻之事却一点不了解,每每被问及,总要红脸。周泽楷再次望闻问切,然后指挥江波涛从小药箱里拿出一个装了些许棕色药丸的小瓶子,往男人手里一塞,眨了眨眼说:“祖传药方,一吃就见效哦。”

男人像捧着宝贝一样捧着瓶子,小心翼翼地放进包里。接着拿出一沓银票,塞给江波涛。

江波涛笑眯眯地收着了,一转头就看见周泽在捏眉心。“怎么啦小周,又头疼了吗。王堂主的药应该还剩点儿,我去给你煎了啊。”

周泽楷摇了摇头,撑着脑袋看起了医书。

几乎没有人知道,荣耀大陆上最厉害的大夫自己也身患绝症。周泽楷出生时便被人下了降头,额角有一道浅浅的疤。这种东西只有荣耀里最神秘的巫古族才会。然而周父周母怎么也没想到自家儿子会和巫古族扯上关系。周父周母也都是一代名医,想尽了一切办法也没能去除。所有大夫的说法都是周泽楷活不过25岁。周泽楷从小天资聪颖,对医学极有天赋,20岁时就超越了他的父亲。他从小就知道自己的命数,18岁时带着和自己一起长大的江波涛出门云游四方。一方面是想看看人间疾苦,一方面是想找找有没有救命的法子。

然而,还差2个月就满25岁的周泽楷还是没有找到任何解药。眼见着周泽楷一天天地瘦削,头疼的次数越来越多,有时还会咳血,敬业的江助手着急坏了,天天盯着周泽楷喝药,却不见效。

“江,或许是命吧。我救的了天下人,却救不活我自己。”周泽楷苦笑着把白玉制成的小碗推开,浓黑的药水散着苦涩的味道。

“小周,还有两个多月呢。一定可以找到办法的。”无论江波涛再怎么着急,周泽楷都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,江波涛以为他准备等死了,急得快要把桌子给掀了。

“神医!!!神医!!!神医在吗?救命呐!”一个醇厚的声音在门外大喊。

门内一时寂静。江波涛飞快的转身,拉开门,手臂被一个清俊的男人抓住。“神医,求您了,赶快跟我走吧,救命。”说着就要拉着江波涛往门外走。

“先生,先生,您等等。我不是神医。”江波涛大喘着气说。

“那神医呢,我找神医救命呐!”

“走吧。”周泽楷从屋里出来了,身上背着药箱。“江,你留下。”江波涛医术虽比不上周泽楷,却也足够应付这小山村里的小病小灾。

“要不我去吧,你身体不好。”

“不,我自己去。先生,带路吧。”

“好,山路难走,神医自己小心些。”

男子说的难走,是真的难走。路七拐八弯的,有些地方甚至要手脚并用才能上得去。齐膝高的野草像小刀一样锋利。周泽楷来这儿虽然不久,但村子里的地方基本上去过一遍,竟不知在这深山密林里还有人家,他的一袭白衣下摆都变得土黄,手背上还有一道小口子。

“哎呦,哥不行了,这路也忒难走了。神医您快点,再翻过前面那个坡,向东走50里就到了。您先去着,我真有不动了。”

自己家都回不去,当初干嘛要跑那么远。周泽楷暗暗的想。即使身染重病,底子还在,周泽楷走了那么远也只是有些头疼。他望着男子苍白的脸,默默地走上前,在男子面前蹲下。

“上来。”

太太的画很可爱,请各位小天使多帮忙

萧从简:

#求约稿# #求扩散# 

爸爸意外车祸了,需要钱,需要很多钱。学生没办法工作,所以长期求一下约稿。

什么都画,头像封面挂件曲绘条漫四格都可以。

Q版大头一个35r,正常比例50r

Q版全身一张80r,正常比例250r

谢谢您。

肝了好久,我可爱的摸鱼小短篇